美国亿万富翁隐匿平民养老院:非常努力装穷

杰克 麦克唐纳(Jack MacDonald)

杰克 麦克唐纳(Jack MacDonald)

英国《每日邮报》公布的西雅图儿童医院这家医院得到了麦克唐纳的捐助。

英国《每日邮报》公布的西雅图儿童医院这家医院得到了麦克唐纳的捐助。

麦克唐纳夫妇在上世纪80年代的合影。

麦克唐纳夫妇在上世纪80年代的合影。

英国《每日邮报》公布的华盛顿大学法学院的建筑图片。这家法学院得到了麦克唐纳的捐助。

英国《每日邮报》公布的华盛顿大学法学院的建筑图片。这家法学院得到了麦克唐纳的捐助。

 

2013年,美国华盛顿州收到的最阔气的“慈善礼物”,来自一名住在老人之家里的“抠门”老头儿:杰克麦克唐纳(Jack MacDonald)。如今,他已去世。按照计划,他拥有的1.876亿美元信托基金被捐给3个机构。据麦克唐纳的继女介绍,麦克唐纳“非常努力装穷”,一方面是他不注重物质享受和表面的虚荣;另一方面,他不想被那些贪财的人纠缠。按照美国数据的统计,照去年的捐款榜单,麦克唐纳此次的巨额捐款排名全美第五名,第一名为“股神”巴菲特,捐赠数额为30.9亿美元。

杰克 麦克唐纳“深藏不露”,只有几个亲朋挚友,才知道他是富翁。

碰到打折果汁时,他会一下子采购好多罐。养老院“老人之家”的老人们总觉得,这个“小伙伴”太节俭了。

他还喜欢收集优惠券。毛衣的肘部磨出洞了,他也舍不得扔;尽管年事已高,他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参加校友晚宴时,乘坐的是公交巴士,从来不打出租车。

这个老头儿“手头紧”。麦克唐纳周围的人都这么认为。

50多岁时首次成婚

今年9月,麦克唐纳去世,享年98岁。

他留下了遗嘱,将1.876亿美元的慈善信托基金,捐赠给三家机构:西雅图儿童医院研究所,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宗教和慈善公益组织救世军组织。

三家机构中,西雅图儿童医院研究所获得的捐赠最多。信托基金年收入的40%,将用于支持儿童医院的研究。

对于如此庞大数额的捐赠,他的家人会怎么想?

事实上,麦克唐纳没有自己的亲生孩子。

很长一段时间,麦克唐纳一直未婚。直到1971年,已50多岁的麦克唐纳才同凯瑟琳摩尔结婚。前夫不在人世的摩尔嫁给麦克唐纳时,她和前夫的两个孩子都已长大成人。

瑞根丹尼斯对继父麦克唐纳很敬重。她说,妈妈直到嫁给麦克唐纳后,才真正“打开了生命的大门。”她的妈妈比之前活泼、开心,会在家里举办晚宴招待客人。两个人经常去加拿大、非洲等地旅行。

“非常努力装穷”

除了旅行之外,麦克唐纳夫妇的生活过得非常简单。房子不大,车很旧。不过,丹尼斯清楚,她的继父拥有大笔财富,并不是穷光蛋。丹尼斯也曾问过麦克唐纳:“你为什么不搬到一个大房子或者买一辆新车呢?”

丹尼斯的疑问有了“答案”:继父看起来并不注重物质享受。夫妇俩对自己当时的生活很满意,房子有一个美丽的花园,他们觉得过得很舒服。

丹尼斯感叹道:“我们一家守着麦克唐纳的秘密财富过了40多年,对他一直能保持朴素生活和谦虚举止感到惊讶。”

1997年,麦克唐纳夫妇一起搬到了西雅图的养老院“老人之家”。两年后,摩尔离开人世。

在“老人之家”,麦克唐纳留给大家的印象,就是一个手头紧巴巴的老头儿。

据丹尼斯介绍,麦克唐纳“非常努力装穷”,一方面是他不注重物质享受和表面的虚荣;另一方面,他不想被那些贪财的人纠缠。

财富源自遗产和炒股

麦克唐纳的巨额财富,一部分来自父母的遗产,另外大部分是他几十年来投资股市所得。

麦克唐纳出生在加拿大西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但小时候就随父母来到了美国西雅图,在那里长大。

1940年,麦克唐纳在华盛顿法学院拿到了法学学士学位。二战爆发后,他还入伍服役,当过几年兵。

退役后,他拾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在退伍军人管理局做了30年的律师。

不过,在本职工作之余,麦克唐纳一直在经营着一个信托基金。父母开办了一家肉品工厂,去世后为其留下了一笔遗产。

对于财富,麦克唐纳有自己的追求。他把父母留下的遗产拿去投资股市。平常性情腼腆的他,投资股市却非常果断。“他炒股时,真是迷人。”丹尼斯回忆说,“他不相信别人所做的研究,他认准自己想买的股票,而且他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就这样,经过数十年的不断投资,麦克唐纳的财富如同“滚雪球”。

向来乐善好施

麦克唐纳有着乐善好施的习惯。《西雅图时报》报道称,他生前数百次向慈善机构匿名捐赠,而早前也已向一家医疗机构捐过53.6万美元。

麦克唐纳有着浓厚的“故乡”情结。多年来,他一直给加拿大的小镇埃洛拉捐款和送去各种礼物。这个小镇是他的祖父从苏格兰移民到加拿大后生活的地方,麦克唐纳的父母葬于此地。

麦克唐纳大概捐了15万美元。小镇“父母官”很欢迎这些捐款,将捐款用在了市政项目上,包括为小镇修建了一个溜冰场以及重建了市政厅。

“这些钱听起来不多,不过我们镇很小,要是没了这些钱,我们根本建不起市政厅。”上世纪90年代在镇议会工作的史蒂夫托宁说。为了纪念麦克唐纳,小镇把中央广场命名为麦克唐纳广场。

麦克唐纳的继女丹尼斯表示,麦克唐纳不仅知道自己的钱从哪里来,也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钱要向哪里去:西雅图儿童医院,他的妈妈也一直为这个机构筹款捐款;华盛顿大学法学院,1940年他在这里获得了法学学士学位;救世军组织,这个组织以街头布道和慈善活动、社会服务著称。

“全家支持捐赠”

今年7月,麦克唐纳身体状况突然恶化,被送往医院。就在情况危急时,他对医生说:“我不想用那些昂贵的名牌药。”

“典型的麦克唐纳。”丹尼斯认为,这是继父的一贯“作风”。

丹尼斯说,三年前她就帮着麦克唐纳写好了讣告。麦克唐纳告诉她,他希望以一个慈善家的名义被人记住。

的确,他会被华盛顿州永远记住。

麦克唐纳的捐赠,堪称2013年整个华盛顿州收到的最阔气的慈善“礼物”。放眼全美,这样的捐赠数额能排进前十。

据麦克唐纳安排,信托基金每年收入的40%将会用于支持西雅图儿童医院的研究。儿童医院的官员表示,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用于儿科研究的捐赠。按照现在的基金规模,明年儿童医院会得到375万美元。

信托基金年收入的30%,每年大概300万美元,将提供给华盛顿大学法学院,用于发放奖学金和支持教学研究。这是该法学院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赠。

麦克唐纳生前在“老人之家”时,会经常得到道格 披察的探望。后者的身份是华盛顿儿童基金会主席。

麦克唐纳的椅子上,经常放着《华尔街日报》和《福布斯》杂志。麦克唐纳的生活很规律,清早起来锻炼,随后去杂货店逛逛,买点东西,再步行走到自己的股票经纪人那里,查看自己的股票账户。

麦克唐纳有时候会去医院,不过不是看病,是去听那些病人讲述自己的故事。“他和那些病人很有共鸣。”道格披察解释说。

对麦克唐纳的巨额捐赠,道格披察并不感到吃惊。他和麦克唐纳是30多年的老朋友了。“在很多方面,我认为,麦克唐纳都是一个温和的巨人。”道格披察表示,“他身材高大,但很腼腆,非常低调谦逊。你永远不会想到,他拥有如此巨大的财富。”

对于继父的捐赠决定,丹尼斯表示支持,并称:“我们全家都觉得很好。”

来源:人民网

29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