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事业见证爱情

2006年12月暖冬。周末午后的阳光透过会议室的玻璃窗暖洋洋地落了一地。大家聚在杂志社加班,要为下一年特别的一期确定封面选题。最后获得一致通过的是——“夫妻创业”。

夫妻创业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开夫妻店的两口子总是让人羡慕,他们不仅每天生活在一起,就连工作也不分开。小到路边大排档,大到享誉世界的国际财团,夫妻搭档无处不在。

本月17号是中国人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与之邻近的14号则是风靡万众的情人节,真可谓双喜临门。作为关注创业与公司快速发展的新锐杂志,在这个喜庆的月份里,还有什么比创业与爱情更适当的话题呢!

爱情的商业力量

任何一本MBA教科书都不会讲爱情在商业中发挥的力量,但在生活中人们却往往愿意把这两者牵连起来。

夫妻创业:吴征与杨澜

默多克与邓文迪结婚后,媒体上有一则据说是引述新闻集团消息来源的说法:“不容讳言,默多克一心打算反卫星电视打入中国,如果他娶了邓,也就‘娶’了中国市场。”对此,老默报之以大笑。

虽然夫妻搭档的创业永远都显得有点不“专业”,但在现实中,这是许多创业者别无选择的第一选择。也许在事业小成之后,人们逐渐只会关注那个站在前台的人;可是设想一下最初,说句笑话,还有比自己的另一半更现成、更便宜也更值得信任的搭档吗?

徐智明与妻子高志宏经营着广告圈里人尽皆知的“龙之媒广告文化书店”,在全国7个城市有直营店。回顾创业之初,对于夫妻搭档创业的优势,老徐仍然颇有感触。首先运营成本比外聘经理低,24小时随时可以讨论工作,而且夫妻生活的磨合过程减少了工作中的磨合,沟通顺畅。其次就是分担压力。1997年贷款出书,重压之下的徐智明时常顿足捶胸、从噩梦中惊醒。他至今难以忘记的是,当自己无法承受压力,终于终于不住流下“不轻弹”的眼泪时,妻子拍着他的肩膀轻声说:“没关系,还有我呢!”回想起当年同甘共苦的创业史,徐智明笑称沉稳内敛的妻子有着“温柔的坚定”。

商界从直观来看,是一个由男人尽情张扬自己力量与个性的世界。但细察其精微之处,爱情“温柔而坚定”力量往往也能成为决定成败的主导因素。1997年5月1日,22岁的孙倩嫁给了大她8岁的王琳。那时,王琳正经历第三次破产,欠债30多万元。三次破产的经历,让他不敢再去冒险,就选择了去外企工作。一年之后,正是在颇有大观园里“凤姐”之风的妻子主导下,王琳开始了他的第四次创业。这一回,他们两口子做成了山东物流的龙头。

孩子是爱情的结晶,公司是事业的结晶,而结婚35年的梁国平与林继珍夫妇说,飞箭软件就是他们的另一个孩子。把对于爱的最深沉的感情贯注于事业,这大概要算是爱情所能发挥的商业力量的极致了。王琳夫妇给公司取名“佳怡”,这也正是他们给女儿取的名字。孙倩曾经对员工说:“很多企业的员工都怕老板,但在这里不存在,我怕你们。你们要是干得不好,就会有人骂佳怡物流,‘佳怡’是谁,那是我女儿的名字,就等于骂我女儿。”

这样一种破釜沉舟、义无反顾的创业精神,也只能存在于夫妻搭档之中。

夫妻兵团的创业拐点

公司自有公司的理路,夫妻搭档的公司也不能乱了公司管理的章法。一俟夫妻创业稍有眉目,管理问题就会像小雀斑一样不停地长出来。只有拐过这个岔路,公司才能真正走上坦途。

夫妻创业:潘石屹和张欣

通常最先遇到的是两口子分工的问题。从具体的受访案例来看,那些创业成功的夫妻往往有着基于互补性格的分工。

来自台湾的“拉链大王”杨进发与过去自己旗下最强势的小经销商金梅央结婚后,一起在西子湖畔创办了“两岸咖啡”。在婚前的共事中早已领略老婆厉害的杨进发始终认为,他和妻子两个人是最完美的组合:“她是一个天生的CEO,而我,大局观不错。”金梅央有杨进发佩服的“执行力”,无论他什么样的念头和想法,她总是能提出一个准确的时间,排出详尽的计划,落实到具体的操作。

比较起来,盛永贤与同是来自云南的妻子于青灵的夫妻分工在执行的过程却不是那么顺畅。他们眼下在济南经营着最富盛名的普洱茶庄,但在创业历程中,也经历过一次重要的磨合。本来夫妻俩各有所长,分工明确,不过感情因素总是非理性的。那是在开张后不久,盛永贤准备在一个好地段买下一个店面,以他多年的市场经验,这无疑是最佳选择;但于青灵出面阻拦,出于完全非专业的谨慎。盛永贤讲不通道理,只好放弃,那个地方马上被其他厂商所购买。“我都快后悔死了,我们因此丧失了一个很好的扩展机会,让别人占了先机。”这导致他们店面目前的接待能力和货品储备,无法满足现在的客流量和销售量。

由此,俩人约定:明确分工,市场和渠道完全归盛永贤负责,茶品和价格归于青灵负责,互相不得插手对方的业务。

严格说起来,盛永贤与于青灵的这次磨合不只事关分工,更是对于公司决策流程的梳理。夫妻是两个人,关键决策如果意见相左听谁的?当然要看在这个领域谁更为专业和资深——这就又转过头来涉及到了分工的合理性。

夫妻意见相左并不总是发生在关键决策时刻,日常工作也会涉及,比如用人,那就不是简单地为了商机和效率一个人说了算的问题。在佳怡物流,王琳夫妇对这个问题考虑得很清楚:“我们选拔干部,有的我看上了,她看不上;有的她看上了,我看不上。这样我们产生分歧。结果,我们讨论后得出一个原则:选拔干部,必须是我们两个人都看上了才能选拔。”他们很可能因此牺牲了一个优秀的人才,但却保持了管理上的一致,这样员工就不会因为夫妻分歧分裂成两派,引起公司不团结。整体的不团结要比失去一个人才可怕得多。

令人不无伤感的是,最终这对夫妻搭档还是以一人的淡出来完成了对创业拐点的跨越。七年半的创业,孙倩完成了“拼命三娘”的历史使命,可以多陪陪小佳怡了。佳怡物流的日常打理则交给老公王琳。和记者交换名片时,王琳道歉说夫妻两人董事长与总经理的职务要互换一下,但新名片还没印好。“一个企业只应该有一个核心,孙倩适合创业,我适合管理,她现在已经淡出管理了。”王琳解释说。

夫妻创业的公司作为家族企业的一种原始粗放形式,相比于普通公司,在其成长过程中要做出许多独有的妥协,或者说创举——这确实不好遽下断语。但在我们的采访对像中,也有一对创业夫妻一开始就下定决心要在自己的公司内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起初,为了不让自己的公司被人看作家族企业,“龙之媒”特意外聘总经理协助徐智明工作,高志宏只做业务。后来因为外聘总经理的突然辞职,高志宏才临时救场,做起了“夫妻店”。但在合作中他们渐渐明白,只要有合理的组织结构,找到最适合的位置,关键在于胜任,不必拘泥于是不是夫妻。但作为一家“现代企业”,公司明文规定,徐智明和高志宏的亲戚不能加入“龙之媒”。创业的第三个年头,公司开始实行员工持股。目前,公司30多名员工,有一半的员工都持有股份。

经营公司与经营感情

为了更深层地了解这一特殊创业群体,记者们对每一位受访者特别询问了他们对于情人节的期待,比如送什么礼物,有什么计划之类。并非完全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几乎不过情人节。

夫妻创业:黄光裕和杜鹃

繁忙是一个普遍的理由。对于创业的夫妻来说,他们共同的事业就是他们的爱情。这两者水乳交融,以至难分难解;互为表里,只能彼此印证。

今年是金梅央与杨进发相遇的第17年,结婚的第15年,共同创业的第14年,一起经营“两岸咖啡”的第5年。在她嫁给这个台湾商人并与他共同创业的这些年里,金梅央接连生下了4个可爱的儿子,现在又幸福地等待着她生命里的第6个男人的降临。金梅央努力地做一个完美的母亲,也在小心呵护着钟爱的事业。这个40岁的杭州女人,不可思议地完成了两份一样都不容易的工作。

所谓“不可思议”,就是一定有过人之处。公司要经营,感情同样也要经营。感情经营不善,自然殃及公司。徐智明总说自己和妻子是24小时夫妻,每天在一起工作的时间早已经超过8小时,同时还生活在一起。但夫妻搭档所特有的这种优势关非总像乍一听起来那样甜蜜。

有一对IT圈内的成功夫妻,两个强人,尽日为工作而争吵。有时就在中层会上吵得不可开交,属下员工面对两位老板目瞪口呆,无所适从。日常工作自然也受影响。有好友劝说女方:“为什么不回家歇着,或者另起一摊,不比天天吵架好?”女强人至此才还原女人本色,说出实话:“只有和他一起工作,我才能天天见到他。不然的话,公司这么忙,连人影都摸不着。”

在北京门头沟与丈夫刘景来一起创办过“好运粮店”和“中企导航”的王振荣快人快语地对记者说,她认为夫妻搭档最大的“利”是信任度高,最大的“弊”是天天在一起。因此如何为感情保鲜是关键。秘诀就是:要有自己的生活圈子,要有个人空间。

自从公司业务上了轨道,他们就开始有意识的丰富自己的生活。刘景来闲暇时喜欢上网,说到他创办的介绍门头沟地方民俗的“门头沟论坛”,不禁神采飞扬。

感情经营的好也会带来“附加”的商机。王振荣自打去年从澳大利亚“开拓个人空间”考察回来后,就迷上了薰衣草,寻思着找一块地皮,建立一个大面积养殖的“香草庄园”,建成门头沟区独特的旅游景点。虽然丈夫还不大同意,但王振荣没有死心,已经开始在家里盆栽试验了。

也曾有20多对夫妻创业者向王琳夫妇请教,为什么他们的既能把企业做得这么好,还能相爱如初?王琳认为,首先要搞清楚家庭和事业哪个更重要。在企业经营中,夫妻产生分歧是难免,但不要因为经营理念的分歧就产生情感的矛盾,这样一来,不能充分信任的感情自然产生的是无力的经营。所以,这对成功的夫妻创业者有一个原则:创业过程中一定要知道,对于夫妻,感情比成功更重要。

报道夫妻创业的想法萌发于一个暖洋洋的冬日,经过记者们两个多月辛勤地南北穿梭,终于在2007年的春天到来之际呈现在读者的面前。情人节过后是新年,愿这些饱含祝福的文字给一连串团聚的日子增添一些精彩亮点!

也希望它为接下来的整整一年带来某种启发。

文:李国卿

56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