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一对夫妻创业失败后打工还清工人工资

务工多年之后,安徽阜阳苏屯姑娘徐存存和丈夫王德君本想通过创业改变命运,不料遭遇失败。夫妻俩一边打工,一边逐月偿还工人工资,历经一年后终于还清。

此事在当地引起极大反响,许多人谈及此事时不由称赞:安徽人好样的。威海市环翠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姜云浩评价说,徐存存夫妇打工偿还工资,与那些外资服装厂老板欠薪跑路形成鲜明对比,打工偿还工人工资,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打工多年后威海创业

别看徐存存只有27岁,她的打工历史已有近10年。这些年,她一直在服装厂打工,并认识了同在服装厂务工的河南郸城小伙王德君。

“熟悉这一行,就想创业,改变自己命运。”2009年,两人租赁威海市温泉镇栾家店村的闲置厂房,办了一小型服装加工厂,招聘10余名工人,承接别家加工厂转来的订单。

夫妻俩没有料到,服装厂刚开业,金融危机的震荡波就到了威海。有赖于两人在威海多年人脉和口碑积累,虽经营惨淡,却也顶住了金融危机的冲击。

2010年5月,徐存存的儿子出生,王德君的母亲从河南农村老家来到威海照看孙子。

小厂倒闭欠下工人工资

由于服装加工厂位置偏僻,交通不便,总是留不住工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2011年5月,夫妻俩决定买一辆二手面包车接送工人。通过朋友,他们买了一辆破旧面包车。

2011年9月,夫妻俩发现这是一辆被盗车辆,各种麻烦随之而来,小服装厂的经营更是受到很大冲击:外协单位、订单跟踪、订单承接无法正常进行,已经运出的价值1万元的辅料也打了水漂,仿佛一夜之间,小作坊的资金链断裂。

2011年9月5日,凝结着他们汗水与心血的小服装厂倒闭,13名工人被欠一个半月工资4万余元,协作单位被欠包装箱、辅料配件等货款1万余元。

“债主”相信他们的人品

13名工人多是在威海打工的外地人,最多被欠工资2300余元。徐存存夫妇也是外地人,在威海没有固定居所。

这种情况下,徐存存从朋友处筹措了6000元,再加上自己的储蓄2万余元,先给工人发了部分工资,剩下的1万余元,他们出具了张欠条。

大家知道徐存存、王德君夫妇的人品,拿到欠条后,没有采取过激行动。而在当时,威海某些服装厂倒闭前,屡屡出现工人拉走缝纫设备的过激情形。

节衣缩食打工还完欠薪

达成还款协议后,徐存存夫妇开始打工,从一个经营者变身打工者。

此后,徐存存夫妇一边打工、一边还钱,中间还要承担养活儿子和婆婆生病的支出。

2011年10月中旬,徐存存到威海茂威服装厂做机台缝纫工。为了多挣点钱,她每天加班加点。10月底,徐存存拿到了1500元工资,她立即给女工孙某、李某打电话,通知她们前来拿钱,其中孙某300元、李某200元。

次月,徐存存拿到了2700元,她拿出1200元用于归还3个女工的工资,一人400元。这时候,她的孩子只有一岁多,每月奶粉开销不菲,他们夫妻俩节衣缩食,73岁的婆婆则在租房处附近开荒种菜,节省开销。

年后,徐存存、王德君又一起跳槽到原经区天东的一家小服装厂。 每月拿到工资就给欠薪工人还款仍是雷打不动的事。

2012年10月18日,夫妻俩终于还清最后一笔欠款2372.5元。

13个工人愿陪他们再创业

在《齐鲁晚报》驻威海站记者高洪超的帮助下,记者与远在威海打工的这对夫妻取得联系。

高洪超介绍,他是在威海远郊一片荒地中找到了徐存存、王德君夫妇的出租房,这是位于一片废弃的养殖厂房内40平米的混凝土厂房,只有两米多高,木窗框已经朽烂,无法开窗,屋内有一盘土炕,聊以取暖。

每天夫妻俩上班后,婆婆带着孙子,要么开开荒,要么就在屋内土炕上玩耍。租房对面的空厂房内是被查封的缝纫设备,这里昔日是徐存存夫妇的梦想所在,现在依然是他们的希望所在。

徐存存老家还有一弟一妹,父亲务农,母亲是残疾人,她说自己打工还钱,“心里才舒服”,13个工人都主动给她留了电话,表示“将来工厂再开,她们愿意回来”。王德君13岁丧父,随即辍学做缝纫工,他说自己是一个基层工人,知道被人欠钱的苦楚和无奈,“将心比心,省吃俭用,也要还钱”。

来源:合肥晚报,文:李家林

80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